王五三

酒逢知己千杯少,后雄五三来一套。

【卫练】牵丝戏 AU

声明:

庄叔、练姐等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和文字,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番外一 若初见

如果让红莲选择,她大概会希望让时间永远停留在那年盛夏。在那冷宫里,在年少时,做个美好的梦。

那年盛夏,冷宫的莲花开得正好。莲叶接天,熏风抚过,碧色荡漾在烈阳下,衬得花瓣愈发红艳,越往花心深处越浓烈似血。

虽是冷宫,却是红莲最喜欢的地方。

在那里,她总是自由的,没有严厉凶狠的嬷嬷,没有小心翼翼的侍女,没有密不透风的侍卫……而且,在湖心的那座小岛上,那棵不知名的树下,有个少年在那。那是她心心念念,爱了一辈子,或者生生世世的人。

他倚靠在那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的树上,静静地凝视着树枝上那一朵朵似紫非紫、似粉非粉的小花。不,红莲觉得他并不是在看着那些花,而是穿透它们,直视那湛湛青天。

“喂!你是谁?你怎么在这?”红莲指着少年,不高兴地喊道。其实红莲第一次看见他时并没有什么好影响。

“这是冷宫!是本公主的地方!你是哪来的!快离开!”在红莲心里冷宫就是她的秘密基地,她讨厌这种秘密被人找到的感觉,就像她的命运,从出生开始就掌握在当权者的手里,毫无隐私。

哪怕父王再怎么爱她,宠她,也掩饰不了他对她命运的无能为力。他只是个太子,一个懦弱无能的傀儡太子。而她,只是他的女儿,一个生来的祭品,连名字都不被允许拥有,只有一个假惺惺的封号和一个看似无上荣耀的姓氏。至于冷宫——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那大概是他无能的父王所能给她的唯二的礼物吧。

少年连动都没动一下,就像聋了一样,将红莲的话视作耳旁风。叼着一杆芦苇,享受着他的天空。

红莲哪里受过这样的无视,她是公主,是这个国家最高贵的公主,是被所有人奉在手心的明珠,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前拥后簇,一呼百应。

红莲急得眼眶一红,莲足一蹬,一手叉腰,另一手水袖一挥,娇叱着:“喂!你,你是哑巴么?怎么不回答本公主的话!诶!你!”

少年显然是被红莲烦到了,转头瞥了她一眼,又转回去继续看天了。

红莲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心下一横,走到少年身边从地底延伸出来的树根上坐下。她抬头,瞪着少年的背,想瞪到他自己离开。

她到底是个有修养的公主,知道有些人是她力所不能及的,而她也可以选择除了武力之外的其他方式。

那该是个唯美而又奇特的画面。微风拨弄莲花惊起圈圈涟漪,高壮的古树遮天蔽日。棕发的少年,初初有了英挺的轮廓,深邃的眼,毫不隐晦地直穿树荫与天对视。身旁的女孩,还似初生的花骨朵儿,粉嫩、幼稚,却积蓄了一夏的力准备一绽惊世。她瞪着他的背,他盯着天。

好像过了很久,久到红莲双眼发涩、脖颈酸疼,久到红莲以为这一生都已成过去时,少年忽然动了一下。红莲瞬时瞪大了双眼,努力鼓起了腮帮子。少年缓缓扭了下脖颈,而后慢慢低下头看着她。

他就那样淡然地看着她,那双狭长的凤眼,张扬的眉,高挺的鼻梁,就这么直直地撞进了红莲的心。

红莲呼吸一窒,猛地紧紧地盯着那双眼,就像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原谅了少年的无礼,就像她不知道少年为什么那样痴迷地看着天。但她觉得,她在他的眼里看见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她一直向往的自由的世界。那个世界,就这么静静地扎根在少年的眼中。

倏尔,少年想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轻轻地勾起了薄唇。

“我叫卫庄,在等人。”

红莲学过很多乐器,听过不同的音色,也偷偷看过很多书籍。但她无法找到任何一种乐器和词汇来准确形容这声音。若要硬说,便是‘其声恰似流水击石,清明婉扬。又似深潭无底,厚重安心。’。那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包含了年幼时的童真,也隐隐勾勒出未来的沉稳。

“刚……刚刚,对不起。”红莲愣愣地看着卫庄,脸上突然飘过一抹红,眼神躲闪着,“我是红莲。这是我的秘密地盘!我,我允许你在这里等人,而且我可以陪你一起等。”

霎时间空气中一片寂静,红莲的脸越来越红,蓦地仰起头吼道:“这,这是本公主赐予你的荣耀!你别多想!”

卫庄抱胸靠在树上,低头看着尴尬地不知所措的红莲,无声地笑了。

暖暖的风调皮地勾起红莲的发丝,缠绵着卷向卫庄。参天古树舒展着枝叶,为他们投下一片闲适的光阴。湖中莲手牵着手在艳阳下轻歌曼舞。

这是红莲第一次见到卫庄。

有的时候,只需一眼,你就知道那个人是你寻寻觅觅的归宿。这一眼不需要太早,也不会来的太晚。它就是这么的刚好。

有的时候,初见,即是一生、一念。

没有刀光剑影,只有繁花似锦。这是每个怀春的少女都梦想过的场景。

如果可以选择,她愿意在刀光剑影后,还能闲看花开花落。

但红莲没有选择的权利。她只能将他们的初见、相视、相识,用一辈子来回忆、梦想。

她想:红莲,出淤泥,绽于夏,当绚烂。

评论
热度(5)

© 王五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