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三

我以我手写我心

多少岁月催人老

这些天心情不大好,也没什么时间更新。有时候在脑子里想想新的情节,构思一下,想着想着就睡过去了。很累,高三真的很累。累的不是身体,更多的是心。

就会突然想起奶奶,想起爷爷,想起他们过去的事。

爷爷是退休老兵,奶奶是童养媳。奶奶半生凄惨,半生荣幸。爷爷半生光荣,半生洒脱。

时间的确会带走很多,但带不走心底的那份悸动。不想去回忆奶奶所的给我的喜乐、牵挂与思念。却常常忆起爷爷断断续续地回忆他戎马倥偬时的,无语凝噎。

说起来,爷爷并不是在正面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悍将,只是后方的支援。但我依然对他无比钦佩。

我一直以为他就是那么的潇洒,一壶酒,半根烟。

他告诉我的故事不多。也只有文革时的那一段。爷爷是被批斗的,奶奶在家乡也不好过。她一个人养着两个孩子,在粗糙地农事中,走过了春华秋实。然后,接到了爷爷的来信。爷爷不能直接出面,只能让老家的一个叔叔,带着奶奶跋山涉水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他在那里等着她,就如她等着他一样。

一根烟抽到尽头,爷爷半仰着头,在袅袅迷茫中,我看到了点点星光闪烁,却没有看到银河斑驳。

爷爷爱过吗?爱奶奶吗?奶奶爱他吗?

我不知道。但一定是有恨的,更多的却是习惯。

习惯了等待,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放下。

所以,当我知道爷爷曾经有个初恋时,我大概是接受不了的。因为家里的习惯——一生一代一双人,因为对爱情的憧憬。

转念想起奶奶还在时的那段日子,爷爷不离不弃地守在病塌前,爷爷喂奶奶吃饭时奶奶淡淡笑——那时的奶奶并非不能自己动手……不论是处于什么,我都觉得这或许才是婚姻,才是爱。

爱,或许便是忍让,是包容,是责任的坚守,是漫长的等待。

是的,爷爷年轻时曾对奶奶家暴过,这是父亲讨厌爷爷,一直不能原谅他的原因。但与我而言,父亲亦曾变相如此对待母亲,如今想来我亦恶他。可他们到老来却是恩爱不移,生命不息,狗粮不止。因为父亲极像爷爷,故而能窥见一点爷爷的心态,纵只有一丝,于我也足矣。

我曾说过我喜欢美好的结局,纵使过程艰辛。

这样的想法必是来自于我的家庭环境和生活环境。父母苦尽甘来,奶奶已经得享安详的美梦,爷爷也将得到。

我终是放下了对终此一生,爱此一人的幻想,但我依然坚守着一生一人的执着。

高考完后,若能听得过去的故事,也可无憾。

评论(2)
热度(2)

© 王五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