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三

酒逢知己千杯少,后雄五三来一套。

【卫练 AU】牵丝戏 ( 1-3 )

声明:
1.本文除原创人物外等人物均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文字和ooc,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2.本幕主要cp: 卫练,非紫
3.本幕大概5章,主要出现非紫,含少量卫练。非哥也就这一幕有这么多戏份了,后面大家都懂得,嗯,体谅一下。
4.因为这一章没什么卫练就不打卫练tag了,这样可以吗?依然求教怎么打tag比较好。
5.本章有小公举,卫庄下线中。
6.求评论求建议

以上,各位ok的话,往下走。

第一幕 : 过水无痕

Chapter3

“非儿?”远远传来一声呼唤。

发声的女人努力地咬清发音,可仍旧带着一股难听的沙哑。

「唔,就像……?」韩非仔细思索了一下,「像蛇!」

想到蛇,韩非便哆嗦了一下。

“非儿!”女声越来越近,蓦地在耳边响起。

韩非咻地跳了起来,不想一个没站稳竟踩到了自己衣角。

韩非闭上眼默默地哀悼自己的屁屁将要开花。

然而韩非所想的并没有发生,他落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非儿,没事吧?”女人一手护着肚子,一手环着韩非,她宽大的袖子无风自动地托着小小的韩非。

韩非慢吞吞地直起身,抬手圆嘟嘟的小手故作正经地对女人作揖鞠躬。

圆润的小脸上蕴起一片红霞,“母妃,孩儿无事。”

女人笑着捏了捏韩非肉肉的小脸,“没事就好,要小心。”

韩非呆呆地看着女人的肚子,点了点头。

“想摸吗?”女人牵着韩非坐下,“是个女孩子哟。”

“妹妹?”韩非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放在女人隆起的肚子上。

韩非突然想起那个好看的姑娘。她真好看,人也很温柔,还很聪明。嗯,跟他一样聪明。他想娶她回家,可是她有个讨厌的弟弟。如果把妹妹给他,他可能就不会打扰我追他姐姐了吧?

「嗯,等价交换,四哥教的,我真聪明!」

隔着厚厚的衣衫,小小的拳头撞在韩非的手心里。

“非儿会保护妹妹吗?”

“会的!”不知哪来的使命感让韩非对着女人坚定地喊到。

女人满足地笑了。

女人很美,韩非一直都这么觉得,从第一次见到她时就觉得。年幼地他词藻匮乏,不知道如何形容。

韩非想「我应该听四哥的,多读点书」

韩非也知道女人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他在三年前,便送走了他的生母。他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他在母亲的房里,窝在母亲的怀里等了一晚上想听母亲继续讲她以前在江湖上游历的故事。他记得她在睡前刚讲到她和百越巫族圣女的初次见面,不打不相识。可是她刚开了个头,讲了百越随处可见却只有圣女才可以装饰在身上的圣图腾,还讲了好几遍。其他什么都没讲,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韩非很难过。

然后,这个女人就来到了他的身边,好像是很久以前又像是昨天才来。

就像从第一面韩非就觉得她很美一样,他也很怕她。怕那过分的美丽,怕父王看着她时充满未知欲望的眼神,还有她那毒蛇嘶鸣一样的声音。

逆着光,韩非看到女人的眼睛很亮,像蛇的眼睛。女人的发髻蜿蜒盘桓像蛇盘绕在头上,如云的秀发只用一支造型奇特的发簪撑起。

韩非的目光被发簪吸引了过去。

「长着小翅膀的蟾蜍,不可以吃。长长的蜈蚣,很丑。举着二螯的蝎子,恶心。还有一条蛇,很扭曲。」韩非在心底吐了吐舌头,调侃了一下女人的品味。

「唔!还有朵花!居然是红色的!像火一样!」韩非点了点头「糟糕的品味,也就这个不错。好看!」

「不过,这个造型好像在哪听过?」韩非歪着脑袋,神游天外。

虽然很怕这个女人,但是,韩非还是觉得她很温暖,和母亲一样。还有她的肚子,暖暖的、圆圆的,真可爱。

韩非想「我的妹妹一定是最可爱的!我不要把妹妹给那个讨厌的家伙了,反正他姐姐也喜欢我!」

“母妃,妹妹可有名字了?”

“有啊,她叫……”

“韩兄?韩兄?”张良的声音在韩非耳边骤然响起。

“啊!啊?”韩非吓得炸起。

一旁的紫女笑眯眯地看着他,说:“九公子这么入神,怕不是想到了哪位天仙?”

韩非突然觉得周围有点冷飕飕的。

“哪里有比紫女姑娘还美的天仙,”韩非尴尬地笑道,“我只是突然想到昨天在左司马府里发现的那个箱子。”

“箱子?”张良问道。

“嗯,那箱子的左下角的图腾……”韩非蹙眉。

紫女起身将放在不远处的箱子端来,韩非在箱子上按了几下打开了箱子。

“你们看,”韩非指着箱子左下角的图腾,“百越信奉五毒兽,蜘蛛、蝎子、蜈蚣、蟾蜍、蛇。可是百越人从不把这五种毒兽放在一起,而是分别刻画。可是这里,却把这五种毒兽刻在一起。”

“而且这里的蟾蜍有四只翅膀、蜘蛛有五双腿、蜈蚣有十八节、蝎子十六只眼,只有灵蛇看起来最为正常。”紫女补充到。

韩非嘿嘿一笑:“紫女姑娘好生细致。”

紫女没有搭理韩非转而问向张良,“张公子可有想法?”

只见张良双唇轻抿,低头沉思了片刻。

“四、五、九、八……一!”张良一怔,忽地站起,“韩兄,紫女姑娘。在下忽然想到一事,欲请教祖父,先行告辞。”

张良向韩非和紫女一拱手,转身匆匆离去。

韩非望向张良离开的背影,笑着给自己倒了杯酒。

紫女起身把箱子抱回木架上,她站在箱子前抚着箱子上的纹路。

“公子,可是知道了什么。”

韩非放下酒杯,走到紫女身边,捏起一瓣落在木架上的花,花瓣的颜色由内向外自浅紫变为深紫。

他将花瓣拢进袖中,推门而出。

“非,不知。”

下楼的时候,韩非迎面遇上了弄玉。

弄玉如往常一样身着玉色,腰间挂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火红色玛瑙。

二人打了个招呼。

擦身而过时,韩非突然侧头问道:“弄玉姑娘,不知家里可有亲人?这玛瑙看起来品质上乘,可是出自火雨山庄?”

弄玉闻言一愣,回答到:“弄玉自幼无恃,年少失怙。这玛瑙确是出自火雨山庄,是弄玉少时父亲遗赠。”

韩非许是没料到弄玉竟已是孑然一身,忙道歉道:“弄玉姑娘,抱歉,抱歉!是在下唐突了昨日见一女子与姑娘实在相像,好奇之下……”

“无妨,公子不必如此。”弄玉出声打断了韩非,“这世上相似之人何其多,一一去辨认也多是徒劳无功。与其去把希望放在这虚无缥缈之上,不如怜取眼前的人事来得实在。”

“弄玉还有事找紫女姐姐,就不送九公子了。”弄玉对韩非服了服身,便离开了。

韩非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又觉得弄玉说的很对。想了想,便也离开了紫兰轩。

他在蔚蓝的天空下转悠了几圈,像是漫无目的地闲逛,又像是早已知道该去往何方。

远处,一队禁卫军奔驰而来。

评论
热度(3)

© 王五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