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三

酒逢知己千杯少,后雄五三来一套。

【 卫练 AU 】牵丝戏 ( 1-2 )

声明: 
1.本除原创人物外等人物均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和文字,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2.本幕主要cp: 卫练,非紫

第一幕 : 过水无痕 

Chapter2 
 
“公子。”张开地站在茶几前向走来的韩非拱手作揖。

韩非撩开帘子走进茶室,“诶!相国大人今日气色不错!不知大人找非何事?”

张开地右臂一展,“公子今日也依旧丰神俊朗,公子请坐下一叙。”

韩非与张开地在茶几前坐下,随后进来的张良忙上前洗盏更酌。

“公子,老臣前几日在整理前代卷宗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张开地接过张良递来的茶杯放在桌上,“这黄金凭空消失并非第一次出现,早在王上即位前便有过一次。”

韩非端着茶杯细细品了一番,“哦?此等趣事,不知相国大人是在何卷宗所见?嗯,子房泡茶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不知公子是否知道王上在即位前,先王曾派王上出使过百越?不知公子可知,公子之父,当今安太子殿下也曾去过?”张开地边说边茶几下摸索了一番,打开一个暗盖,从中取出一卷竹简。

“这是老臣誊录的相关的一段,公子请看。”
韩非展开竹简叹息道:“好字!好字!相国大人真是老当益壮啊!”

张开地摇摇头,道了一声公子过奖了,便端起茶杯呡了口。

新制的竹简上还散着淡雅的竹香,与杂糅更显清幽。

“白泽14年(韩历240年),韩长平王令三王子出使百越,随行侍卫三百人、奴婢数十人、金银珍宝等奇货两车、书籍一车。白泽15年(韩历241年)三王子携百越神水归来。神水无色,滴可溶金,故王命‘水消金’。”

“鹿鸣8年(韩历277年),大王子安奉命出使百越。鹿鸣9年(韩历278年),百越叛乱,王子安率其下三百护卫平叛,一月,胜。鹿鸣9年,王子安携百越神水及其珍奇而归。”

“百越神水?莫不是那水消金!”张良惊道。

韩非仔细将竹简卷好还给张开地,“没想到水消
金来自百越,但是,有一个疑点。需要这么多水消金做什么?”

“若不是公子前些时日带来给老臣看的那水消金,老臣在朝上当职四十多年也未曾见过。当时老臣也曾位列迎接队伍中,恭迎王上和太子的两次归来,呈上的礼单老臣也曾过目,亦无关于水消金的记忆。”张开地看着杯中的茶叶在清浅的茶水中沉浮着,自嘲地一笑。

“相国大人不必妄自菲薄,未曾厚待忠臣良将反而亲近小人卑鄙本就是帝王的过失,”韩非垂下眼,手指轻抚着杯沿,“还有这制度的过失。”

“公子果然气度不凡,子房跟着公子定能受益匪浅。”张开地看着韩非,斑驳的纹路下终于露出一抹微笑。

听此,韩非向前一扑,手肘支在茶几上撑着头,对张开地笑道:“哪里,能得子房此友乃是非的荣幸……”

“咳!打扰了各位大人,左司马刘益昨晚惨死府中,官差来请司寇大人前去查看,就等在外面。”相国府的管家急匆匆地走到外厅禀报。
韩非收回手臂坐直,抬手饮尽茶水,感叹,“看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张开地拱手作揖,“耽误公子了,老臣想告知的也都给公子知晓了,若有后续还会派子房告知公子。人命关天,就不多留公子了。”

“也多谢相国大人的款待了,非今天可是喝了杯前所未有的好茶呢!走吧子房!”韩非起身对张开地一拱手,便跟着管家的引领离开了。
张良也随之起身告退。

“子房。”张开地突然叫住张良。

走到门口的张良回身拱手,问到:“祖父,还有什么吩咐吗?”

张开地看了张良良久,叹息地伸手又倒了杯茶。

“子房,你今天泡的茶,很好。”

张良一愣,而后猛地抬头看向张开地。

茶室外是青林翠竹,一缕枝条牵引着阳光探进屋内,张开地伸手拨弄着那枝条,本应活泼灿烂的阳光却让张开地显得更为沧桑。

张良突然发现他的祖父已经很老了。

虽然旭日当头,韩国的都城新郑仍是热闹非凡。

娇俏的小家碧玉、端庄的大家闺秀还有大方飒爽的江湖巾帼,三两结伴、四五成群,撑着秀丽的油纸伞,在琳琅满目中穿梭,时不时传来声声脆嫩的欢笑;风度翩翩的公子少爷在街上物色心意之人,手中的桃木蓄势待发;矜持雅致的文人墨客在杨柳岸对着明媚的春色,吟诗作对;豪侠将士在酒馆茶楼里举杯碰壁,听着说书人将那世间奇事娓娓道来;胭脂水粉香气扑人,铁匠铺里叮叮当当热火朝天,店家小贩扯开嗓门、使尽浑身解数招呼来往的客人……

新郑一片繁华的景象。

唯有紫兰轩,安静如寂。

韩非路过紫兰轩时,唤着马儿慢下了步伐,缓缓走过。

他凝视紫兰轩二楼靠里一间紧闭的窗户良久,才回头催马前行。

张良见此上前询问韩非:“公子?”

“无事,”韩非摇摇头,“我只是在想紫女姑娘是否又为紫兰轩添了新酒,这香气,醉人呐!”

张良听了微微一笑道:“紫女姑娘的眼光,总是极好的。”

说罢,二人便打马跟上领路的左司马府的侍卫。

韩国首都新郑的紫兰轩是全国最有名的歌舞场,这里的姑娘少爷们大多只买艺不卖身,顶多喝酒陪聊。若是想得他们的春宵一刻,大抵得花上千两黄金。

如今正值韩国的初春,紫兰轩里栽种的花树也渐渐冒出枝芽,长出一簇簇幼小的花团。

轻灵自在的百鸟朝凤暂居在紫兰轩的琴室中,仍有几只活泼的鸟儿飞出屋子,引得游人如痴如醉。

一曲毕,弄玉纤长的双手交叠在腿上。

“紫女姐姐,我弹得这曲怎么样?”

紫女失神地盯着窗外花树,素手搭在雕花窗棂上,轻轻摩挲。

“唔?能让我听得都沉醉了,你说怎么样?”紫女回神答道。

弄玉听了,掩唇一笑,恍若春花烂漫。

“紫女姐,你这模样可不像听得入神,到像是听得想起了……”

“弄玉,”紫女转身走到弄玉身边拨弄着弄玉的发丝,吐气若丝,“我看你呀,就是我太宠你了,欠调教!”

说着,两人笑着闹在了一起。

“刷!”琴室的门突然被拉开,卫庄僵着脸愣在门外了。少年一丝不苟的发型中仍然跳脱出了一缕冲向前,此时却在额前刹住了车。

“哟!回来了?”紫女笑着走上前招呼卫庄。

平日里对紫女轻佻语气报以耻笑或白眼的卫庄,今日竟无甚反应,只是动身准备进门。

“噫!你的衣服上,有一朵,花瓣?”

卫庄刚抬脚进门,紫女便眼尖的发现了卫庄的不对,那一点皱折都不能有的衣服上竟然粘着一朵花瓣。

卫庄闻言一僵,迅速将花瓣捏到手里,便转身离去,连门也忘了关。

身后的紫女尴尬地伸着本是想一探花瓣究竟的手,目送卫庄远去。

“弄玉啊!”紫女忧伤地说。

“嗯?”弄玉端坐在琴前,努力保持淑女的优雅。

紫女长叹了口气说:“你看他这样子,这才是思春呐!”

“真是,儿大不中留啊!”

弄玉已经无法维持下去,只能颤抖着双肩,掩着唇轻轻地笑起来,好歹看起来还是赏心悦目的,就像春风拂落一树梨花。

PS:依然是求评论求建议!然后,那一丢丢的非紫和卫练你们看到了咩!!下一章!我争取让小公举出来!

评论(1)
热度(4)

© 王五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