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三

酒逢知己千杯少,后雄五三来一套。

【 卫练 AU 】牵丝戏 ( 1-1 )

声明: 

1.本除原创人物外等人物均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和文字,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2.本幕主要cp: 卫练,非紫

第一幕 : 过水无痕 

Chapter1

那是韩历292年的初春,厚厚的积雪刚刚开始褪去,干枯的树枝逐渐覆上一层新绿,满上抹抹艳丽。哪怕是习武之人也不得不在这样的天气里披上一件大氅。 

“喀——”精致的红木门被推开,门上雕着蝶戏海棠。 

“正是天最冷的时候,怎么不多穿点。”紫发纱衣的窈窕女人袅娜地走近那倚着窗栏的男子,“还开着窗,纵是你武功高强,也会生病的,虽不可能是大病。” 

窗外晴空高照、万里无云,阳光冷冷地照射在男子的白发上,在空中蕴出一层耀眼的光。 

女人走上前,葇荑一揽,“咔嗒”一声,木窗关上,挡住外界风寒,终是看见了窗框上精心镂了一幅大鹏展翅欲飞图。 

女人在男子身前小桌旁坐下,细细泡了一壶茶。茶叶枕着热水,在杯中缓缓舒展开,朦胧了杯底青莲。 

“我今天遇见个人,挺有趣的。你猜是谁?”女人说着捏起瓷杯两端,秀口轻轻吐出一抹香,搅的一杯青绿打起了圈儿。 

“看到了,”男子抱臂直直跪坐在桌前,冷峻的面孔毫无表情,只是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韩安的儿子。你想做什么。” 

听了男子的话,女人嘟起红唇,娇嗔着:“真无趣!你这样轩里的妹妹们可伤心了呢!哎,可惜了这幅俊俏的模样。”女人青葱的五指跟着抚摸了一下男子的脸颊,而男子无动于衷。 

见男子无甚反应,女子哼哼了两声,缩回手,捡了一块糕尝了起来。 

“韩非,太子韩安的众多儿子中的一个不起眼的浪子,上有十八兄长有勇有为,下有四五弟妹尚年幼喜人。这个人啊,不在家勾心斗角,等日后其父继承王位,去夺那个太子之位,或者做个闲散王爷。却千里迢迢跑去著名的小圣贤庄,死皮赖脸地拜到荀夫子座下读书。哼哼,可不简单!”女子拍拍手,扫去一手粉尘后,一手支在小桌上撑着额,一手绕着秀发,“你说,他想干什么?”紫袖如花瓣般垂下,衬出嫩白皓腕。 

男子未答。 

一时间,空气变得安静而缓慢。 

“嗑”男子手中的茶杯在木桌上放下,抬头凝视着女子。 

女子微微颔首,嫣然一笑,红唇轻启: 

“他,跟我们一样。” 

男子垂下眼,眼睑微微颤动几下,而后伸手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端起。 

“可?” 

女子一听,慢慢直起身,伸了个懒腰,妖娆的紫发在身后荡漾。 

“小圣贤庄,荀子爱徒,可厉害啦!”纤纤玉手,掩唇一笑,眼角眉梢尽是风情。 

男子嘴角稍稍扬起,品尽杯中茶,道:“话别说太满,紫女。” 

“怎么会,我看人可从没错过。”紫女俏皮地眨了眨右眼,“一回来就明着来吃花酒,实则来调查黄金案,还装得那么像,连我都差点被骗了。这孩子,演技精湛,颇有前途。让他来我紫兰轩扮扮姑娘什么的,大概会很招客人吧?哈哈!” 

说着,紫女站起身,整了整衣袖,蜿蜒而去。雕花木门随着紫女推开,门上海棠与蝶如生嬉戏。 
紫女踏出门槛,临关门时,她侧身对着房中男子笑道:“对了,小卫庄。听说韩非那长袖善舞的浪子有个很疼爱的妹妹,十几个做戏一样的兄弟姐妹中唯一真正疼爱的妹妹,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虽然如此,到真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可人儿能让这个浪人能如斯疼宠呢!” 

紫女的面孔半影在门后,宛若戴上了一张半面面具,难以琢磨。说完,她回身关上门。门外的身影摇曳着远去,只隐约听见她吩咐着紫兰轩里的姑娘,“明月!我刚才好像看到……去招待下……” 

门里,卫庄再次放下青莲杯,看着空空的杯底,深思许久。 

片刻后,吱呀一声,窗子再次被推开。寒风从窗外呼啸而进,强势地驱散了一室暖香。远方的天空毫无遮挡,蓝得似是可以滴水。楼下是人们熙熙攘攘地开门而出,各扫各门前的积雪。邻里间互相打个招呼,问问近况,便又拖家带口投入扫雪中了。 

去年的雪是这么多年来韩国下的最大的一场,压塌了许多房顶,民房中简陋的家具赤裸裸地暴露在天下。远处皇宫,在雪中依然壮丽辉煌,却不知里面可压塌了几座宫殿? 

皇宫深处,一座偏远的小宫殿外的湖心小岛上,有一人,头戴淡色耳罩,身着素粉锦衣,肩披灰白狐裘,脚踩桃红暖靴,两只小手紧紧缩在暖手里。尽管小小的脸蛋被冻得有些发紫,但仍努力地扬起头看着裹着银白色冬装的苍天大树,冬装下有零星嫩色颤颤巍巍地伸出。小姑娘冷得跺了跺脚,把自己往狐裘里又缩了缩。仍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银白枝头。 

“小红莲!这么冷得天!怎么不多穿点衣服出来!快回去穿衣服!”清朗的男声咆哮着愈来愈近。 

红莲缩了缩脖子,头也不回地伸出小手指着粗壮大树的枝头喊着:“哥哥!非哥哥你看!看!那里有小花要开出来了!我要等着看花开!” 

韩非渐渐停在红莲身边,蹲下来,将红莲的狐裘脱下,冷得红莲直发抖。他快速地给红莲又穿上两件厚厚地外衣,再把狐裘紧紧裹在红莲身上。 

“哥,你看!”红莲手指之出,有一朵花骨朵儿,迫不及待地破雪而出。 

韩非揽住红莲,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那幼嫩的花骨朵儿在风中颤抖、傲然而立。 

“花快要开了,哥。过个时候满树的紫粉,还有着湖中待放的红莲,浮游的荷叶,一定很美很美。” 

韩非拥着红莲,温柔地摸着她的脑袋,呢喃着,“是啊,冬天快过去了。花,要开了。” 



一段故事的开始总是突然而又渐进的。 

如果有人问起韩国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混乱,大抵都会说是那百越遗贵——赤眉龙蛇天泽带领他的部下逃出牢狱、绑架太子,以至差点威胁王命。 

但大概没多少人知道,这一切从韩非回来,从黄金军饷消失案就开始了。 

韩国的牢狱多建在地下,所以它们也多阴冷潮湿。 

张良提着灯、踏着一地的坑洼,向牢狱深处走去。耳畔回荡着的囚犯们不绝的哀嚎,这使他的面部紧绷了起来。 

最终他在牢狱较深处的一间牢房前停下,这里已经远离了囚犯们,关押的多是一些高官达贵、皇亲国戚,地上的坑洼也少了许多,这条路上都较为平坦干净和寂静。 
可张良的脸却依然无法放松。 

“公子,祖父请您过去一趟。”许久,张良放松下来,开口道。 

“子房!我还在想你要在那面壁多久呢!”韩非推开牢门走出,他将手中的一方绢布递给张良,“你看这是什么?” 

张良叹了口气,笑道:“公子要是这墙壁,那这牢狱也蓬荜生辉了。” 

张良接过绢布仔细审查了一番。 

“这是,水消金的产物?据说水消金状似水,触感也像水。将黄金置于其中,黄金不沉,片刻后即溶于水中。而且溶解了黄金后,水的重量的增加也不会超过其原本重量的一半。若是要取出黄金,只需将其曝晒于烈阳之下,约莫一炷香时间,黄金便会重新出现在水上。听说,1升的水消金可以溶解一两黄金。”张良说到。 

“嗯,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在拍卖会上买了多少水消金吗?一小盒,也才半升。而这里的大概有我们那盒水消金的五分之一。”韩非拿过灯,边走边说,“派出去的军饷总共有四大车,虽然不多,但一车也有一千石,大概够一支1000-2000人的队伍吃上大半年。如此算来,皇叔所换的黄金就有……” 

“一万两!”张良震惊道。 

静谧的牢狱中霎时间只剩张良温润的嗓音在一点点扩散向远方,直至消失。 

韩非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张良,俊秀的面容隐在光后。 

“子房,你看这王都的牢中总共三层。上两层关押的约有百人,罪责大小,出身等级,一一明细。每人每日两餐,三个馒头一碗稀粥。而这第三层,关押的却单有高官显贵、皇亲国戚。一日三餐,餐餐鱼肉,饭后有食。不记罪责,少有终生,无论死刑。” 

“子房,王都尚且如此,那城镇村里呢?我这司寇,怕是太不称职了啊!这公平公正的法制。” 

“公子!”张良开口想辩解什么,却无从辩起,也不知辩何。 

韩非挥了挥手,转过头向前走去。 

他朗声对张良说:“走吧子房!别让相国大人等久了。对了,回去得跟相国大人提提让你也去小圣贤庄读会书,不然你这么聪明的脑袋可就浪费了!” 

头上石板中酝酿了许久的水珠滴落下来,堪堪被他落在身后。 

嘟的一声,落进水洼中。 

张良似被这声音惊醒,赶忙跨过水洼,跟上韩非。 

PS: 
1.查了一些资料,仍然弄不清楚古代各种单位的换算(⚭-⚭ )冷漠脸。就这样吧,也许会好算一点…… 
一两黄金=一石=100斤 
一钟=10釜=100斛=1000斗=10000升 
一升=500毫升 
…… 
实在是太难算了啊啊啊啊啊啊ヽ(#`Д´)ノ 
2.这是架空的!嗯!
3.求评论,求建议!(ง •̀_•́)ง 

评论(7)
热度(9)

© 王五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