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三

酒逢知己千杯少,后雄五三来一套。

【卫练】牵丝戏 AU

声明:

庄叔、练姐等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和文字,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第二幕 : 业火红莲

chapter 1

“嘿!你见过皇宫外是什么样的吗?”少女站在树下拨弄着粉嫩的花骨朵儿,“那里应该没有辉煌雄伟的宫殿,没有钩心斗角的砖瓦,没有柔软舒适的家具,没有……大概也没有重霜压榻、彻夜寂静?”
本来淡雅圣洁的莲香,却在浓墨重彩下艳丽,不论哪种都经久不散。
摇曳生姿,袅袅远去。

“……!”卫庄猛地睁开眼睛,右手却早已搭上鲨齿。
紫女推门而入时便迎上了鲨齿的剑锋。
“怎么了?”紫女一愣,迎着鲨齿归鞘的光影进了屋内。
二人在榻米上坐下。
卫庄粗糙的食指在精致的矮桌边角上摸索着。
紫女眸光一闪,卫庄的小动作就被她全部收入眼中。
“怎么?这桌子的边角太粗糙了,你要给它打磨打磨?我还不知道我们的卫庄大人什么时候变成木匠了呢。”紫女伸了伸手臂,搭在桌上撑着头问到,“还是你嫌弃我们紫兰轩的事物不够舒服精致?这可冤枉了人家木匠师了!人可是给皇家做工的!我偷偷挖出来的呢!”
卫庄手一顿,僵了顷刻又收回成拳放在桌上,另一手执起茶壶倒了一盏茶。
“郑庄公崛起的秘密是什么?”卫庄端起茶杯。
“大概跟九鼎有关,昨晚韩非告诉我的,那秘密就在冷宫里。”紫女食指轻扣矮桌发出厚重的咚咚声,“赤眉龙蛇和驱尸魔看似无法无天,实则也不过是几个被人操纵的傀儡而已。因此,他们大概也是想尽办法自救吧!呵!”
“百越之地,”卫庄伸手推开窗,“火雨山庄,九鼎。”
寒风夹带着一丝暖意,在卫庄的手上缠绵片刻便离去,只留下一朵桃花瓣在他的指尖打着转儿。
“哈……”卫庄未完的话在风中吹散成空。

韩非进来时,紫女正好举起酒樽。
紫衣的贵族双眼一亮,来不及撩起拖地的衣摆,就向前一扑。
“咚!”
果然,摔在了地上,韩非俊美的脸上纵横交错。
紫女放下了酒樽,伸出一手虚扶了一下韩非,“九公子怎的如此急色?这五体投地的大礼,民女可担不起!”
韩非爬起来,抖了抖衣袖,尴尬地摸着脑袋笑道,“哪里哪里!紫女姑娘秀色醉人,自是担得起的!”
“噗!”紫女终是憋不住笑意,扶着头无奈地摇了摇,眉眼弯弯,“你呀!”
说完,便又端起了酒樽。
还没碰口,便手中一空。转头一看,竟是韩非的贼手捧着酒樽。
韩非先是瞧了瞧又嗅了嗅,发出一声赞叹后一饮而尽,接着又咂了咂嘴,一脸餍足。
“好酒!好酒!这等酒香、酒色、酒味,怎能不让人急色!”语毕又挑眉对卫庄道,“是吧!庄兄!”
卫庄转眼看向韩非,不知想到了什么,眸色渐深。片刻后垂下眼,冷哼了一声,“你来干什么?不怕姬无夜趁机在宫中动手脚。”
“嘿嘿,姬无夜可没空理我,他现在忙得焦头烂额呢!”说着韩非向前凑了凑,“你们猜是为什么?”
紫女倚窗对着韩非盈盈一笑,卫庄抱胸而坐凝望窗外。
韩非自觉无人搭理,撇了撇嘴,低头斟酒,喃喃道:“好嘛,真无趣,一点都不像小红莲,逗逗就炸了。”
韩非再抬头时,就看见卫庄已经转过头盯着自己,漆黑的眼眸盯得人心慌。
韩非打了个颤。
“好吧好吧,就是那啥赤眉龙蛇嘛!他去冷宫可闹腾大发了,把众人的目光都引向了冷宫。冷宫有啥?郑庄公啊!传说中的郑庄公一夕崛起的秘密。啧啧,这野心,真大!”
“……所以,郑庄公崛起是因为九鼎?”紫女问到。
“不太可能是九鼎,”卫庄起身将鲨齿放回剑架上,“但至少极其接近九鼎。”
“噫!庄兄你怎么知道了!紫女姑娘!你怎能先告诉庄兄,不等我来揭晓!”韩非懊恼地趴到桌上,向紫女举起酒杯。
紫女抿唇微笑,与韩非碰杯。

“莲儿。”幽幽一声叹息似远似近。
“娘亲!痛痛,莲儿不想学这个!想和非哥哥出去玩!”小小的包子脸埋在女人的怀里,发出闷闷地童音,肉嘟嘟的小手抱住女人的腰。
女人慈爱地抚摸着小红莲的头,望着远方古树顶上的花呢喃着,“不行啊宝贝。时也,命也。”

就像石子打过水面惊起层层涟漪,遥远的画面被激荡的模糊不清,只隐约听见一句稚嫩。
“时?命?那是什么?不管!来玩嘛!”

红莲看着灯下扑火的飞蛾,突然想起来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光,想起了娘亲的温柔和话里说不出的愁,却想不起娘亲的面容。

那时天真的话语,如今她是难以启齿了。

红莲总觉得有什么事很重要,但她却记不起来了。

评论

© 王五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