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三

我以我手写我心

手残对手账一窍不通。
好吧,感觉自己弧了好久。😂那么,争取10号前产出两篇吧。
写作不能停,不然会手生😭

节日快乐
      
         并肩语
               ——纪第十三年暨吾第六年
莲开几度秋,纤尘不染衷。
落笔混沌重,题笺素纱红。
细抚南檐雨,粗饮一浊盅。
冽风不动瓦,一曲三人众。
(初稿)

诶呦,让我装会逼。
睡醒了再改平仄什么的。

太久没看自己写的大纲什么的,居然都有点看不懂自己在写什么了😂😂

明天就开始继续前行啦!
谁都有梦想,唯有自信的人才敢大声喊出。而自信来自何方?来自日常点滴的努力与积累。
重要的不是到达的那一刻,而是去到达目的地的旅途上的经历所带来的与众不同。
不要害怕别人嘲笑你的中二,如果你成功了,你坚持了,谁又不会赞你一声英雄呢?

摘记

高考结束了,我的人生才开始。

18岁,不过是新的起点。

继续努力,学习,读书,总有一天,我会在我的时间点上流光溢彩。

过两天开始继续写作,锻炼自己!

希望有一天,我写的书里既有故事,也有心跳声。O(≧▽≦)O

随笔

起落悲喜是人生的模样,而诗词应是我此生的归宿。
去时筹赠一首荡气回肠、豪情万丈,归来一树杏花春雨、一点情长。
悲喜纵有命,无邪是此心。
骤雨疏狂后,拥墨颂子衿。

仍然对高考充满着忐忑,毕竟我已经错过了过去一段极好的学习时间。但我不后悔。或许曾经非常认真,如今的我会更好。但是,我想象不到。
我并不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也没有无与伦比的天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懒惰,爱幻想,却也有着高远的雄心壮志。
我一定会被人讨厌,也一定会有人喜欢。我不知道讨厌我的多,还是喜欢我的多。但这些都不是问题,都没有关系。
我很幼稚,很中二,很固执,很死板。但是那又怎么样,我的人生还很长,我还在成长,这就足够了。
正如塞尔玛所说:“长城很伟大,但我小小的屋顶没有坍塌这也很伟大。”
我的父亲很厉害,我的姐姐很聪明,我的朋友们很好、很可爱……
可是我也有他们没有的勇气。我敢站出来讲真话,我敢笑着...

摘记(人民日报)

摘记(人民日报)

摘记(P1董卿)

摘记(人民日报)

随笔

心宽了,看到的天都是亮的呢!

随笔

《十八而志》
稷土安实细丈量,星空浩瀚我思飏。
繁花虽欲迷人眼,却道斯文志四方。

随笔

《十二》
枝头聒噪三两声,桥下红菱拨水纹。
波涛不掀深流静,泥上青莲自笑真。

多少岁月催人老

这些天心情不大好,也没什么时间更新。有时候在脑子里想想新的情节,构思一下,想着想着就睡过去了。很累,高三真的很累。累的不是身体,更多的是心。

就会突然想起奶奶,想起爷爷,想起他们过去的事。

爷爷是退休老兵,奶奶是童养媳。奶奶半生凄惨,半生荣幸。爷爷半生光荣,半生洒脱。

时间的确会带走很多,但带不走心底的那份悸动。不想去回忆奶奶所的给我的喜乐、牵挂与思念。却常常忆起爷爷断断续续地回忆他戎马倥偬时的,无语凝噎。

说起来,爷爷并不是在正面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悍将,只是后方的支援。但我依然对他无比钦佩。

我一直以为他就是那么的潇洒,一壶酒,半根烟。

他告诉我的故事不多。也只有文革时的那一段。爷...

随笔

忽而忆当年,扣弦掷金樽。
不觉青葱动,指上似有声。
莺语渐凝泉,声声荡心魂。
白雪化孤城,不见对黄昏。

随笔

顽猴欲捞月,佳人抚镜花。
盖如画中仙,渴求难得他。

【 卫练 AU 】牵丝戏 ( 1-3 )

声明:
1.本除原创人物外等人物均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和文字,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2.本幕主要cp: 卫练,非紫
3.本幕大概5章,主要出现非紫,含少量卫练。非哥也就这一幕有这么多戏份了,后面大家都懂得,嗯,体谅一下。
4.因为这一章没什么卫练就不打卫练tag了,这样可以吗?依然求教怎么打tag比较好。
5.求评论求建议

以上,各位ok的话,往下走。

第一幕 : 过水无痕

Chapter3

“非儿?”远远传来一声呼唤。

发声的女人努力地咬清发音,可仍旧带着一股难听的沙哑。

「唔,就像……?」韩非仔细思索了一下,「像蛇!」

想到蛇,韩非便哆嗦了一下。

随笔


人不知而不愠,君子也。

吾不知人而不鄙,不亦君子乎?

若夫心智自励、才艺自修、品德自磨,岂可得人得己敬也哉?

随笔

哦吼,开学了。高三……

为了电脑,网速,吃,玩,住宿……加油(ง •̀_•́)ง

【谢李/裴洛】 七夕

…才知道28号那天是七夕,难怪我爸问我要给我妈发多少钱。单身人士不知道七夕具体时间怎么了(╬ ̄皿 ̄)凸
啊,今年有脑洞了,结果晚了(⚭-⚭ )冷漠
梗来自七夕那天在下父亲与在下的对话,真是来自父母的热乎乎的狗粮糊在脸上,而我吃的可香了。
没什么文笔,唯博君一笑尔。
cp:谢李,裴洛

1. 7.7 / 77 / 777

洛风刚做完一套太极拳坐下来休息,就听见手机微信滴滴的提示声。

【师父:风儿,七夕了,你觉得我送什么给你师叔比较好?】

洛风仔细思考了一下,准备回信。突然,微信提示又有消息了。打开一看,还是谢云流。

【师父:你觉得我是送师弟7.7元还是77元还是777元?

洛风:…师父,我觉得...

随笔

吃冷cp什么的就是痛并着快乐啊啊啊!
想吃谢云流×李忘生,想吃杨青月×杨逸飞 TAT
谢李不拆不逆。杨门主…我站他受。门主很累了!要个肩膀靠靠!
谢李还有太太产粮,虽然少。但是大哥和门主,或者门主受就很少了,这是逼着我自割腿肉吗?!(⚭-⚭ )冷漠脸

【 卫练 AU 】牵丝戏 ( 1-2 )

声明: 
1.本除原创人物外等人物均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和文字,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2.本幕主要cp: 卫练,非紫

第一幕 : 过水无痕 

Chapter2 
 
“公子。”张开地站在茶几前向走来的韩非拱手作揖。

韩非撩开帘子走进茶室,“诶!相国大人今日气色不错!不知大人找非何事?”

张开地右臂一展,“公子今日也依旧丰神俊朗,公子请坐下一叙。”

韩非与张开地在茶几前坐下,随后进来的张良忙上前洗盏更酌。

“公子,老臣前几日在整理前代卷宗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张开...

随笔

我可以接受痛苦曲折的过程,却接受不了悲剧的结局。

随笔

啊,每天看到太太们的文章,就特别满足,就觉得自己写完了自己的小说(:3っ )へ
如果有种死法,那我大概是懒死的

最近太太们更新的都好少啊啊,果然是天太热了嘛☍(⠨[▓▓] 摘掉眼镜睡觉
或者,这是催我在让我好好学习_(´_`」 ∠)_?

【 卫练 AU 】牵丝戏 ( 1-1 )

声明: 

1.本除原创人物外等人物均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和文字,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2.本幕主要cp: 卫练,非紫

第一幕 : 过水无痕 

Chapter1

那是韩历292年的初春,厚厚的积雪刚刚开始褪去,干枯的树枝逐渐覆上一层新绿,满上抹抹艳丽。哪怕是习武之人也不得不在这样的天气里披上一件大氅。 

“喀——”精致的红木门被推开,门上雕着蝶戏海棠。 

“正是天最冷的时候,怎么不多穿点。”紫发纱衣的窈窕女人袅娜地走近那倚着窗栏的男子,“还开着窗,纵是你武功高强,也会生病的,...

【 卫练 AU 】牵丝戏 ( 0 )

声明:

1.本文出现的人物,除原创人物外均等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和文字,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2.主要cp : 卫练  (其他cp会在有出现时标注)

“红莲公主,姬氏,韩安四女,生母不详,韩历282年仲夏生。极受荣宠,虽其父安及其兄非谋逆,王仍赐其于‘韩安谋逆案’大功者——姬无夜将军,许其一世富贵,于韩历298年季夏之初完婚。韩历298年季夏初,红莲公主姬氏亡于祝融之灾。”
 ——《战国 · 韩书 · 太子传 · 韩

【卫练】牵丝戏 AU

声明:

庄叔、练姐等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玄机,属于他们自己。除了脑洞和文字,我不享有任何权利。

第二幕 : 业火红莲

chapter 1

“嘿!你见过皇宫外是什么样的吗?”少女站在树下拨弄着粉嫩的花骨朵儿,“那里应该没有辉煌雄伟的宫殿,没有钩心斗角的砖瓦,没有柔软舒适的家具,没有……大概也没有重霜压榻、彻夜寂静?”
本来淡雅圣洁的莲香,却在浓墨重彩下艳丽,不论哪种都经久不散。
摇曳生姿,袅袅远去。

“……!”卫庄猛地睁开眼睛,右手却早已搭上鲨齿。
紫女推门而入时便迎上了鲨齿的剑锋。
“怎么了?”紫女一愣,迎着鲨齿归鞘的光影进了屋内。
二人在榻米上坐下。
卫庄粗糙的食指在精致的矮桌边角上摸索着。...

随笔

我想要个自由温馨的故事,而不是裹着刀子扎进心脏的糖。

12

© 王五三 | Powered by LOFTER